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人妻美妇  »  性按摩的感受
性按摩的感受

我是娟娟,半年多前曾順著老公去做過一次按摩,就是那種帶有色情的按摩。我們結婚要四年了,性生活算是美滿……所謂美滿是很難定義的,總之就是我喜歡跟他做愛,沒有那些專家們說的退燒、厭倦或是什麼的。

而之所以會去按摩,全都是因為老公愛逛色情網站,看到一些換妻故事後就跟我在床上逗來逗去。反正就是好玩,做愛時加點幻想沒什麼不好的,也就是假裝老公不是我老公這樣。

我們是對很普通的夫妻,老公是個小主管,而我則是個再單純不過的家庭主婦。說到性,我們大概也跟天下所有夫妻一樣,彼此之間沒什麼忌諱;也就是看看A片,做愛時來點花招──性幻想或是小道具之類的,偶爾也會上網看看色情小說……老實說,我總感覺那些小說是寫給男人看的,或是男人假裝成女人寫的,都是些在真實生活裡不可能發生的事情。老公看得很興奮,但是那些故事是真是假,身為女人的我可是清楚得很。

反正就是鬧著鬧著,後來老公真的申請了個QQ,背著我在網絡上登起徵求換妻的帖子。被知道後我生了好一陣悶氣,感覺像是被侮辱一樣,這輩子我就只他一個男人,都已三十歲了還搞這種亂七八糟的花樣?老公說也就是好玩嘛!誰說一定要答應別人等等。沒料到回應者還真的一堆,只是沒真正夫妻就是,多半是一些單身的想要沾點便宜。

看了那許他們的聊天記錄說不心癢是騙人的,那段時間老公幾乎是天天要,我也感覺到特別容易興奮。只是說真的來上一段,就連老公也承認不可能如色情小說裡說的那樣簡單……婚外情我還相信一些,但是隨隨便便就來段夫妻交換,就弄些3P群交的,有那樣容易?光憑QQ裡的幾句話就選定個不認識的陌生人,誰有這膽子,美醜胖瘦等等不說,萬一對方事後勒索你該怎麼辦?跟朋友,拜託,以後不要做人了麼?

有天在床上老公神秘兮兮的說,我們去花錢按摩怎樣?這是他從聊天好友那聽來的,幾個臭男人聊天時亂扯都說是從別人那聽來的,誰知道真確不真確。當時我也沒理會他,老公這人說風就是雨,過了興頭很快就都忘了……只是這此老公就沒斷過這話題,說就是按摩按摩,又不是一定會做些什麼。

我想也是因為安全,安全永遠是女人第一考量的。有老公在身邊,按摩師又是花錢請的,賓館休息也登個記也很方便……最重要的是,我無法讓自己跟別的男人真的做愛,幻想可以,偶起念頭可以,但在真實生活裡這根本就是自殺。既然老公纏著想要,嘗鮮的心我也有的。

其實,每個女人都有這種想跟別的男人來上一段的念頭,不是因為不愛老公或性不滿足,就只是純粹的想要冒險一下。我想老公也是這樣想的,冒險是一回事,但要冒險必須在可控制的範圍內,有誰笨蛋到不帶降落傘跳下飛機?

那次我們按摩後,有半年確實讓我們的性生活達到前所未有的熱烈,但那只是個插曲,就像是你不能把A片裡的主角給撈出來一樣……。

上次的按摩我記憶猶深,雖然是難以接受但事實上是很刺激的。起初是有罪惡感,想想一個陌生男人在妳老公面前……那種事後的感覺。不過因為老公一點都不在意,反而之後每次做愛都假裝成那個按摩師,那種刺激更甚於被按摩時的感覺。所以,如果你老公夠開放的話,我勸你們可以嘗試一下,半套就好,凡事是不可以勉強的。

我沒拒絕,然後老公跑到客廳拿來報紙,這該死的傢夥竟然早已在上頭畫了一堆紅色圈圈。老公的意思是,聽說某些按摩師是男人女人都來的,所以希望能挑一下。我一點都不想參與意見,光想到要找人按摩都已經緊張到半死了 還有力氣管他的遊戲?最後老公選了個「正宗消除疲勞油壓男師」……我同意了,看起來挺正經的,起碼對他的印象是比較正經。

電話裡我聽到老公在問下午可以嗎?然後問到每節的時間、價錢、是否也幫男人按摩等等,到最後,老公竟然還問那人有做全套嗎?我在一旁急著想阻止老公的胡說八道,但是又不好出聲……感覺上對方似乎是猶豫了一下,也不知道跟老公說了些什麼。

掛了電話後我生氣了。老公好聲的解釋說,他只是想確定這按摩師是否有做半套,因為那廣告實在是太正經了……既然我好不容易答應,他可不想遇到個真正的「正宗消除疲勞油壓」男師。好吧!雖然說感覺丟臉,但反正老公喜歡,而且──老實說我有種想試試其他男人帶來的快感。

老公說這人價錢頗高,高到讓人會心痛,然後他曖昧的笑著說,要價這樣高搞不好還真有什麼本事呢!這按摩師是不算節數的,就是做到你認為夠了為止,在電話裡還一直強調著他真的是從日本學成回來的,按摩技術一流。當老公問他是否做全套時,這人沉吟了老一會,然後說這種事情要看感覺吧!要是太太到時感覺來了……

我再次警告老公,只有這樣了,別多想其他花招。

那天我還特地穿了性感透明的內衣,到了賓館,老公再次的撥電話給那人,那人也回了通電話到賓館房間確認。我先是坐在床上,但想想說把床弄亂了不好,又坐到椅上,總之心理亂得是什麼也無法思考,一動也不敢動。老公自己也是一樣,一根煙接一根煙的,弄得滿房間烏煙瘴氣,我知道他也在緊張。

門鈴響時我幾乎是蹦了起來,我慌亂的問老公我該站在哪兒?我知道這問題很蠢,但是我真不知道該站在哪裡最適合。老公聳了下肩親我一下,低低的說了聲:「我愛妳」,這句話讓我心頭的緊張去了一半,但剩下的一半依舊是讓我感覺要心臟病發了。

按摩師是個非常壯碩的人,甚至有些胖,少說有一米八吧!因為害羞低著頭,所以所以沒敢看清楚他的長相,但感覺上還好。你知道,我們女人是靠感覺看男人的,最重要的是感覺,要是感覺對了就對了。我站在離門最遠處的床角,想辦法讓自己站得自然些,努力擠出個微笑……按摩師的聲音很柔,他輕輕的問我怎樣稱呼?老公幫我回答說,就叫她娟娟吧!

他提著一個像是公事包的包包,然後從裡面掏一瓶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玩意,接著問說:「要不要先洗個澡?」

我是洗過澡出門的,但想到等下要做的事情,又感覺應該要洗個澡……現在要我面對一個男人……萬一他的意思是要跟我一起洗呢?想到這我突然感到全身發熱,幾乎是連站都站不住了。我忙著說我洗過了,剛洗的。

接著他對我做了個脫衣服的手勢,我就紅著臉先脫掉外衣褲,露出了透明內衣,我發現他和老公都不約而同地盯著我的身體看,剛剛還感覺房間裡的冷氣好冷,這時倒希望老公能幫我調強一點。我鑽進了被單裡,兩隻眼睛不知道該把視線放到哪好,耳邊只聽到老公用著不同於平時的乾澀聲音說:「 我太太很怕癢,所以……」

按摩師先表示了一下遺憾,然後又提了一下自己的技術如何如何。總之我全沒聽進去,這時我只想我該往哪看才不會失禮,或許我該閉上眼睛?不過這按摩師很有禮貌……嗯!如果你也想找個按摩師輕鬆一下的話,我建議你先在電話裡感覺一下他的態度。

「娟娟……嗯!介不介意衣服?」按摩師用著輕柔的聲調暗示著我說,「 油壓會弄髒哦!」

我躲在被單裡開始脫掉胸罩,在脫內褲時我遲疑了一下……倒不是遲疑該不該脫,既然到了這人家也來了,沒道理不脫的。我想的是,在薄薄的被單外應該可清楚看到我的動作,要怎樣脫才能優雅呢?老實說,到現在我都不知道我脫得是否優雅。

雖然是蓋著被單,但我已全裸,那種感覺──怕、緊張、興奮都有。但是這被單,只需要輕輕一掀就……老公過來接過我的內衣,在我臉頰上親了一下後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翹著二郎腿又開始抽煙。

這時按摩師也開始脫衣服了,他解釋說是油壓,所以他也要脫。讓我放心的是,他沒脫光,還留下了一條小小的內褲。我並沒剋意的去注意,但還是瞄到一眼,他的屁股很小,跟身材搭配起來感覺很有力量。至於那地方……感覺鼓鼓的,和老公的沒有什麼兩樣。

然後他要我翻過身子。我翻過身子趴著臉壓在枕頭上,不用望著他讓我感覺到好過了些。然後我心想,這個死老公現在在幹嘛,看著自己老婆被別人隨便摸嗎?到底這是我在享受,還是他在享受?按摩師慢慢的掀掉了被單,隨著被單的移去,皮膚接觸到了屋裡的冷空氣,這提醒了我,我的軀體已毫無保留 的呈現在一個陌生男人眼裡……

我猜這不是真的油壓按摩,只是乳液而已,乳液倒在我的身上好涼。 「妳的身材真好,皮膚這樣白,妳老公好有福氣!」

按摩師的聲音很輕,他低聲說話讓我感覺自己正背著老公做著什麼不得了的大事,但其實房間很小,我知道老公是一定聽得到的。他的讚美雖然可能只是一種職業習慣,但聽到耳朵裡就是舒服,羞澀感開始消失。我說過,女人是靠感覺活著的。

他先是按摩著我的肩膀,非常溫柔,邊按摩還邊在我耳邊問這樣會痛嗎?會不會太用力?剛剛的緊張已經開始消除……真的很舒服,舒服到我忘了自己身邊有個只穿著內褲的男人,舒服到忘了自己身無寸縷,舒服到快要想睡了…

就在我精神放鬆之時,按摩師的手開始下移,移到我的背。按摩我肩膀時還好,但往下我就開始癢了……我真的是個很怕癢的人,每次我要是生氣或是鬧情緒時,老公就會用呵癢這招來對付我。老實說,我還真不知道我身子的哪一部份是不怕癢的。

雖然癢,但又不好意思說出,你知道女人都怕人笑的。我想我身體扭了一下,這人也是老道,那麼輕微的動作都讓他給發現了。他低聲問我:「會癢?」我輕輕的「嗯!」了一聲。他的聲音真的很溫柔,而且心又細,原本的羞澀感幾乎沒了,剩下的只有信任,就像是我對老公的信任一樣。當然,一大部分也是因為我是趴著的,似乎只要能把臉藏著就增加了不少安全感。

他的手繼續一邊按著一邊慢慢往下移,到腰部時我「嗤!」的一聲笑出來了,在聽到我的笑聲後他也笑了,於是整個房裡的緊張全都消失了。這是種很特殊的體驗,當你暴露了自己的缺點而發現對方並不在意你的缺點時,兩人的 關係會立刻拉得很近。於是我告訴他我怕癢,腰尤其不能碰……跟他說話是很自然的一件事情,就像是我告訴我的美容師我希望吹怎樣的髮型一樣。這種輕鬆只維持了一秒,因為他的手離開了我的腰滑到了我的臀部時。

他並沒心急的想做些什麼,先是在我臀上倒了些乳液,然後開始搓揉著。有幾次我感覺他就要碰到我的陰部了,是那麼的接近,但像是不小心滿懷著抱歉一樣,立即又離開了。我知道他終究會摸到那兒的,但還是感覺會怕,有些事情是你永遠也無法成為習慣的。

在緊張卻又期待的心情下,他的手卻已離開了我的臀部又往下移了,一方面有點失望他放棄開始幹什麼「正事」,一方面又開始擔心腿上的癢神經太敏 感,這人突然開始輕揉我的腳,然後說:「妳的腿好美,又白又細,真的好美 ……」我知道他是真心的,最起碼我感覺是,感覺就是我生命理的全部。

接著他開始吻我的腿,還扶著腳背去撫弄他的臉頰 ,像是發現了什麼世界最美的珍寶……一開始我抗拒的想要抽回,沒有人親過我的腿,也沒人稱讚過我的腳,或許我爸媽有,但起碼我有記憶後就沒了。他沒像剛剛按摩時那樣放過我,將我拉了回去,親吻著,我感覺到他的舌頭在腳趾間鑽動……

不是生理上的那種快感,而是一種心理上的感動,我幾乎有想哭的感覺。這是第一次有人親吻連我自己都從沒注意過的地方。

有人說女人是被開發出來的,我告訴你,這句話真的是百分之百的真理。從第一次牽手,到與老公的初吻、愛撫,我還記得第一次摸到老公棒棒時的那種驚嚇。女人很少知道自己要什麼,或不要什麼,需要有個好男人來牽引。我們不像男人那樣粗魯,女人是像貓一樣獨立的動物,我相信沒有兩個女人對性的感覺是相似的,任何你能找到的性教育書籍至少都有著三分之一以上的謬誤 。

時間像是過了有一世紀久,我完全陷在一種感動的情緒中,甚至沒注意到他的手來到了我的股間。等他觸到我下體時我才發現到他的手好大,雖然大卻是細膩的。他並沒直接侵犯那最隱秘處,只是在大腿間來回撫摸,偶而不經意似的碰觸到股縫間又立刻移開了,似有似無的。我感覺全身都要鬆了,散了。這一切依舊不是快感,但卻知道他在摸我,這個溫柔的男人正在摸我……

他的手慢慢的覆蓋在我的陰部,完完全全的覆蓋而又緩緩的揉動著,像是個守護神一樣。過了好一會,他的手指探測似的開始在縫隙間裡裡外外的遊走 ,突然他探到了我最敏銳的陰核,就這樣輕輕的帶過一下。那一瞬間我「嚶!」了一聲,我知道我不該叫的,但我就像是艘原本漂蕩在溫柔的海洋中的小船 ,突然間的一聲雷擊……

我發現我早濕了,他的觸摸讓我感覺到在我的陰核上早沾滿了愛液,他的手指輕鬆的在其上滑走撥弄著。我全身的肌肉都被喚醒,控制不了的,我拱起了臀部,但他依舊是那樣的溫柔,不急躁也不擔心,第一次的快感是慢慢來的

除了緊抓著床單外我什麼都沒辦法,這如潮的快感始終無法退去,不是像人說的一波又一波的起伏著,而更像是海嘯,你永遠不知道它的高處在哪。他的手是那樣輕,深入我下體是那樣的自然,我能聽到我下體的水聲,有如海浪 拍擊著礁石……我能忍著不出聲音,但是身體卻沒辦法,我想要翻滾,想要躍起,但是身體卻是向下的,一股無力感升了起來,除了盡量將臀部抬高迎向外我毫無辦法。我想我就要哭了,或許我已經哭了……只他的溫柔仍是不肯放過我。

我不知道自己能有這樣多水,就像是決堤般的一發不可收拾。其實不需要做愛,也不需要任何動作,現在我坐在這回憶起當時下體發出的那種淫蕩聲,整顆心就會像是要爆炸一樣,臉龐也紅 的像是蘋果。

然後他的手離開了,頓時間我感覺整個人一下空了起來,手也離開了床單 。我想要不是有床單讓我抓著,我早就要尖叫了起來,用我全部的力氣叫著。

他把我轉了過來,這人力氣好大,就像是天神一樣,在我毫無感覺情況下輕輕地將我抬起翻了過來。側過頭我正好望到老公,我看不清楚他的臉,但卻知道剛剛的一切他全盡入眼底。老公依舊是叼著煙,維持著剛剛的坐姿。

不知道是羞愧還是興奮,有種情緒佔滿了我的胸膛。我的男人正看著我被人玩弄,而我卻不知羞恥的得到高潮……在老公那我感覺到一股愛意,我知道他愛我這樣,愛我將自己最真的一面放縱出來。不過很難,我只能將我的情緒轉向床單,這時我才發現自己的手指好酸。

整個人靠了過來,趴在我的胸前吻著我的乳頭,摸索著。他輕輕的在我的乳房上撫摸,不時的輕撫我的乳頭,我的乳頭也很敏感,他每摸我乳頭一次,我的全身就顫抖一次,就像我老公射精時全身發抖一樣。

他的臉靠了過來,一張樸質的臉龐,帶著些許風霜。我突然有種想要吻他的衝動,但實在太傻了,不是嗎?

他輕咬著我的耳垂……天啊!沉重的呼吸聲在我耳邊響起,我感覺整個人都暈眩了。就像是被抽離靈魂的破娃娃一樣,我身體已然消失了,剩下的只有那呼吸聲,厚重的呼吸聲……暈眩感持續著,像是漣漪一樣散開,又重新開始,不斷的擴散著。這人找到了我的弱點,最弱的弱點,他除了告訴我我的腳很美外,還找到了我最脆弱的地方。

「喜歡嗎?」在我耳邊他呢喃著。無法控制的,我說了:「喜歡!」我想我還保有了一絲理智,要是這人是老公的話,我就要重重的摟住他大聲的說:「我愛你」了。

我可以感覺到他下體在我腰間蹭著,很硬……我想他是故意的,或許他想要我?正想到這時他一手伸向我的下體,一手輕撫著我的頭髮,說:「妳好美,真的好美……有人告訴妳,妳很美嗎?」

然後撫摸我頭髮的手離開了,他溫柔捉住我的手,去碰了一下他的下身,隔著那條小小的內褲。是因為嚇到吧!這是我第一次碰到除了老公之外其他男人的下身,我從所有的夢中驚醒了過來,立刻縮回了手。他也沒強迫我,轉移開了身子,輕輕推開我的雙腿,開始親吻我的下身。

那是一種羞恥加上快感的融合,我仍試著收了一下雙腿而成為半開半合的模樣,然而他輕輕的就把我的雙腿又完全的推開到了兩邊,整個的陰部就這樣張開在個陌生人的眼前。他的舌頭在我陰核上打轉,心底的感覺卻是一波又一波。隨著高潮,本來仍微微用力的腿徹底的放鬆打了開來,我迎向他,只希望更接近,更接近……然後我終於出了聲,開始放縱的呻吟著。

所有的羞恥都被丟開,我只知道我要,還要,我要他給我更多的快樂。我不知道我叫了「我愛你」沒,但我想我至少叫了「給我,再給我……」真的不是因為他舔得有多美,而是因為我打開的腿,我正打開雙腿迎接著這個男人。

我累了,氣幾乎要喘不過來……他又回到了我的耳邊。不斷交叉著的快感,各種不同的快感,隨著他的親吻我什麼都忘了……我不知道自己是為什麼伸出了手,從他內褲裡掏出了棒棒。

起先我只是輕輕摸著,感覺他的硬挺,感覺那棒棒的跳動、棒棒的粗壯。慢慢的我開始瘋狂起來,不故一切的搓揉著,我腦子裡只想搓到讓他射精,射出好多好多的精液。

他的手終於插進了我的下體。隨著他手指的動作,我越來越是興奮,也感覺到他的興奮,我簡直就要瘋了,感覺自己在床上用力的扭動著我的臀部,不停的發出呻吟與喘息聲。

高潮來了,我挺起下身,幾乎是瞬間又來了一次高潮。我好累,抓不住他迷人的棒棒,也再挺不起腰了。真的好累,我不知道自己一共享受了多少次高潮……我好想吻他,但這是不行的,我知道這是不行的。

似乎是時間到了,還是他認為我夠了?事實上我也是滿足了,雖然這種滿足不是插入式的完美滿足。但我知道等等我有老公,我會要老公插我個一次或是兩三次,等這個按摩師走後,老公要是不肯我會強暴他的……但此時,我腦子裡全都是按摩師棒棒的影子。

我知道老公過來了,我閉著眼不敢看他,無論怎樣,我畢竟在他面前做了這樣多丟臉的動作。老公低頭問我要不要全套……我不知道,我知道我該說不要,但是我腦海中該死的就是想著剛剛還在我手中的硬挺。這該死的男人正在考驗我,但是我完全沒法拒絕,我該死的就是說不出不要。老公又問了一次,我沒回答,因為我說不出口要,但更說不出口不要。

我不知道老公跟按摩師做了什麼動作,他們沒開口,我猜想應該是用搖頭或是點頭?我側過身閉著眼背著他們,雖然激情依舊,但是我不敢看到老公,也不願意再多看那按摩師一眼,怕自己會忍不住說要。

老公又回到了床前,他開始吻我,在我耳邊說:「娟娟!我愛妳,妳真的好棒!」就在這時,我發現按摩師從下方趴到了我的身上……他先是用手撥開我的腿,一樣的溫柔輕巧。我的腿不是沒有為他開過,但這次不同,這次他將會用他那根……老天爺!他龐大的身軀壓了上來,我感覺好害怕。

然後在吻了下我之後老公退了開來,遺棄了我。我好怕,真的要這樣,這樣子對嗎?他開始親我的乳頭,吻我的耳垂,然後我什麼都不知道了。我只知道他的棒棒在我陰核上磨著,一直磨。我知道我濕了,甚至我可感覺自己的BB在那張開、等待、盼望著,我的身體準備好了,而那根我愛死的棒棒也準備好了,但是…… 我轉過頭,老公在那一直抽著煙,不知道是抽第幾根了。…. 昏亂中我想到了我跟老公的第一次,以及以後,以後的以後。瞬間到底有多長?我只知道在那瞬間,我與老公的所有一切像是閃電般的整個現過我的心頭,是那麼的清晰,那麼的令人依戀。我好愛他,他是我唯一的男人,我知道我愛他,但卻從沒發現自己愛得有樣深,對我來說,老公的重要遠超過世間所有一切的總和。

當那人插進來時,我可以清楚的感覺到下體被一股力量突破了,一根硬挺的大棒棒就這樣從BB口插了進來。我感覺到一股絕望,甚至是傷心,我的唯一性失去了,從此再也沒有任何驕傲……我轉過了頭朝向牆壁那頭,不想望著老公,心想就此死了算了,除了那面貼滿著庸俗壁紙的牆,我什麼也不想看。

沒有任何借口,我已經失去了我的貞操,此時正有根完全陌生的棒棒在我下體任意進出著──下體被手指插入我還能自我安慰、解釋,但現在進來的是根棒棒,會射出讓人生出孩子的精液,是老公以外男人的棒棒……要不是因為禮貌,我想我真的會推開這人衝進浴室,把所有委屈給吐出來,然後永遠都關在裡面直到老死。

這也就是我為何會勸想嘗試的人適可而止就好,做半套真的夠了,足以讓妳爬上前所未有的顛峰,足以讓妳滿足所有的幻想。

這種被陌生人插入的感覺真的很爽,就像是被脅迫的強暴,雖然是自願但還是像強暴,被硬插。當然,這是要看運氣的,也就是說,有沒有一位真正愛妳的男人願意陪妳…… 沒有任何感覺,雖然下體的水聲依舊響著,也能感覺到那根我剛剛還迷戀的棒棒在我體內抽插。但做愛這種事情不光只是溫柔就夠了……。正當我要掉下眼淚時,老公來到我的身後輕柔的摸著我的頭髮,把我的頭轉了過來。老公望著我,望了大約有一千年之久,沒說任何的話……然後他開始吻我。

從來沒有這樣吻過,就像是生離死別一樣,你知道那種用上全部生命去接吻的感覺嗎?在老公吻中我感覺到一股足以焚燒掉天地的強烈嫉妒,還有害怕,以及那無邊的慾望……我分不出哪種感覺多些,但我知道這一切的總和就是愛了,除了愛沒有什麼能夠這樣。沒有管那人的動作,我抱住老公用力的吻著,要他知道我不會再讓他離開了。下體一個陌生的棒棒依舊是溫柔的插著,那種感覺特別的新鮮!

突然間老公推開了我,我從沒見他脫衣服有這樣快過,就像是再晚一些就要世界末日了。他的棒棒幾乎是從內褲裡跳出來的,又紅又亮,那圓潤的龜頭召喚著、呼喊著我。

我的慾望復活了,我吞下了老公的棒棒,用力吸著,用舌頭在龜頭上旋轉繞著。我要它在我嘴裡,要它舒服,要把我所有一切都交給這根我永遠愛著的棒棒。嘴裡含著老公的,下體又插了另一根棒棒,我知道這就是人家說的3P了。但是這是嗎?因為這時我的腦中有的只有老公,雖然下體開始傳來快感,但是我認為那都是老公帶來給我的,是那根含在我嘴裡的棒棒。

可是才一分鐘不到,老公往後一縮,將那屬於我一個人的棒棒從我嘴中抽出,全自動的反應我伸手想要去抓,老公卻往後退了一步。我什麼都不知道, 我知知道我要他的棒棒,要吃掉它,要它在我永遠嘴裡不要離開,我急的掉下了眼淚。老公立即趴了上來吻我的臉,抹掉我的眼淚,但我知道他刻意將下身離的我遠遠。 大概是怕那人聽到吧!他很小聲的說:「我不行了……」

那人一反剛剛的溫柔開始出力了,而老公吻著我的耳垂,在老公愛的包裹下,剛剛的羞愧感已然消失。不過他插得真的是很舒服,非常舒服,但顯然比剛剛用手愛撫差了很多。

兩人幾乎是同時離開我的。他將棒棒抽出時我時我幾乎沒注意到,我只發現到老公離開了我,失望的情緒籠罩著我,像是做愛到一半突然必須去接個電話一樣。我的失望是因為老公不再親吻我的耳垂了,與那人是不是繼續插我毫無關係,我甚至想要老公付錢趕快打發那人離開,然後只有兩個人窩在這床上好好的做上一百次。

老公輕輕拍了我一下,我知道他是要我翻過身子,我聽他的話轉了過來,我永遠都聽老公的。然後我感覺老公扶著我的臀部,我知道他是要我抬高,要從後面進來,這是他跟我都最喜歡的姿勢。我喜歡這樣,只要是老公喜歡的我都喜歡……這時我好想老公的大棒棒,要他用力插我,不停的插直到把我插死,我好想要,立刻就要。

我好想要,老公的棒棒好硬,就這樣頂著我,塞得滿滿,連心也給塞得滿滿。只是老公沒動,就停在當老公棒棒刺進我BB時,那感覺是完全不同的,就像是一股熱流灌了進來,從我BB深處直貫到腦門,四肢百骸全都酥了、軟了。我低呼了一聲,就 是這個……不需要用眼睛看就熟悉的硬挺,用直覺就能感覺到的愛。老公沒動,不需要動我就感覺要滿足了,要是動起來我可能會立即達到高潮。

我心喊著:「老公你動動好嗎?我裡面好癢,你為何不肯插我?」那人這時來到了我的臉前,跪著,輕輕地扶著我無力的頭溫柔的問道:「舒不舒服?」,我幾乎是嘶喊 著說:「舒服!插我!插我好嗎?」

我知道老公不敢動的原因是他撐不住……這時形勢變了,變成按摩師在看我跟老公做愛,看著老公的熱紅的棒棒就這樣挺進了我的BB。這又是另一種感覺,被陌生人窺視的感覺,這感覺讓我更熱了,更想要老公用力的插,毫不留情地。

僵持著,偶爾老公會插弄一下,那時我的神經就像被火燙了一下……那人只是輕撫著我的發,輕輕摸著,什麼都沒有做。他的套套已經褪下,鳥兒正垂著,完全不像之前那樣宏偉。不是全然的縮小,長度還維持著,只是軟了,兩顆蛋蛋脆弱無助的懸掛在那。

很多人以為女人喜歡硬挺活跳跳的棒棒,但卻不知道,剛做愛完,正休息時的棒棒更是讓人心生愛憐。女人愛軟弱的小動物,就像是我喜歡老公親我乳房,感覺到一種母性從心中升起。這時我對這兩顆下垂的蛋蛋也有著同樣樣感覺,這人雖然生得壯碩,但卻有著這樣脆弱的地方,讓人想要吻它。

我努力想將屁股伸向後方,雖然老公大概是控制住了,但還是不像以前那樣大力的給我,只是輕柔的慢慢插弄著。越是得不到,越是激起了我的慾望,心底急的像是被塞了塊大石頭。那人開始撫摸著我的乳房,吻著我的耳垂,喃喃的讚美著我的胸部……

老公開始動了,他邊插邊喊著:「吃他的,娟娟,你吃他的。」雖然並不像以前那樣猛勇,但頂的卻比以前舒服上好幾百萬倍。老公的棒棒插著我,把我頂著前後晃著,頂得我好難過。爆炸了,眼前像是出現了七彩霓虹一樣,來了,我知道來了,老公把我插到了頂端,靈魂都被插了出來。

是的,我想要吃他的棒棒,在心底我吶喊著,我要吃,我要吃!那人將身子挺了起來,棒棒就在我的眼前,只是我張著口怎樣都含不到,我的身體在衝刺中飄搖著……我能做的只是抓住,但連抓住都這樣難,我必須一手支著身子 另只手握著他的棒棒,那棒棒在我手中迅速的硬了起來,好硬,比全世界的棒棒加起來都要硬,像根燒紅的大鐵棒……只是我吃不到。

「喜不喜歡?」那人呻吟了一聲問我,「喜歡嗎?」毫不思索我大聲叫道:「喜歡!」我已經忘了什麼叫羞恥,只是拚命的叫著,尖叫,想把所有的慾望都叫出來。要是不叫的話我會死,老公的棒棒頂到了底,頂到我感覺裡面要破了。老公的力道更強了,高潮疊著高潮,我已經看不清楚眼前握的是什麼,我什麼都要,我想我已經瘋了。

撐不住了,我放下了那根棒棒,就讓它在在我的眼前晃著……好黑,黑的精亮,它正在叫我滿足它,叫我讓它爆炸,射得我滿頭滿臉。我知道的,我聽到那由亮的棒棒在呼喊我,隨著老公抽送他那根棒棒打著我的臉,是那樣的美,我好想吃它,吞進去……

我喊道:「棒棒,大棒棒!」那棒棒就在我眼前,老公的棒棒正在插我。 「什麼?」老公像是沒沒聽到一樣吼著。「棒棒!大棒棒!」老公的速度越來越快,我知道他就要射了,他會用好多的精液灌滿我的BB,淹滿它。高潮佔滿了我,我的眼前還有一根又粗又硬的大棒棒在搖晃著,我大聲叫道,「是大棒棒,好大的大棒棒!幹我,我要大棒棒干我……」

在日常生活,或是腦海中,我想我都是個保守的女人。其實我猜大部分女人都跟我一樣,對於男人或自己身體器官都有些專屬的可愛暱稱,比如我喜歡稱老公的那裡為「棒棒」……喔!軟的時候我稱它為「鳥鳥」。偶爾在外頭,比如市場裡,要是聽到有人口出髒話,心底立即會生出一種極端的不舒服感。我想這應該是後天教育帶給女人的約束吧!

是老公帶我進入到這種浪言浪語世界的。起初我不肯,後來勉強學著,開始時是越學越糟,一面做愛還得一面思索著要說怎樣的話才對,弄到連腿都不知道該放哪了。直到有次老公搞到我舒服到要死,老公一面興奮一面叫我喊,突然在沒經思考下,那些浪言浪語就自然而然的泉湧而出……

真的!當妳不顧一切大聲把那些禁忌給喊出時,所有規矩就都沒了。

但,除非是老公喚我,命令我,而正巧我也進入了即將高潮的熱烈情況中 ;正常情況,包括做愛時我都不會想到這些不是好女人該說的句子。現在寫這 些只是為了記錄當時情況……不過此刻,正敲著鍵盤的我真的是融入了,藉著這些文字放縱自己,感覺那種全無禁忌的自由快感。老公在最後一秒才抽出來,濃燙的精液射在我的背上,像是一道火箭一樣 ……我好失望,他知道我平時都吃藥的,為了他吃那些會讓我頭痛、噁心的避孕藥,而這一切只是因為我愛他射在裡面,用愛來浸滿我。

我整個人趴了下來,喘著氣,感受著老公在我身後用面紙輕拭著,帶著柔情。那人的棒棒,不!粗壯的大棒棒橫在我的眼前,還維持著那該有的硬挺…… 雖然累了,但感覺還沒有滿足,股間留下老公離去後的空虛。我想我真的是放開了,依持著老公的愛我什麼都敢,而且最重要的是,老公喜歡我這樣浪,老公要我丟棄一切的羞恥去享受所有此刻能抓得到的。

我伸出了手開始摸著,只是輕輕的摸弄著,不是刻意,只是這根硬梆梆的大棒棒正巧就在我的眼前。先前沒很注意,但現在才注意到他跟老公的棒棒真的不同,雖然不同卻是同樣的可愛。他的後端略微粗些,尤其是那倒三角錐形的龜頭更是好玩,像是一根會插人心頭的利矛。

不知從哪來的力氣,我微撐起上身,仰起頭湊上前吻了他的龜頭!沒真敢吃,只是用舌頭在他龜頭處繞著,輕輕的接觸著。這時我感覺到他的龜頭在我舌間跳了兩下,就像是個獨立活著的小生命一樣……真的好美,男人最美的地方就是這了。我忍不住的整口含住,感覺它在我的嘴裡悸動著,那最美最美的龜頭似乎又漲大了些許。

老公臥在我的身邊,含笑的望著我。我知道他要看著我吃,才剛熄滅的情慾火焰再次在他眼裡燃起。於是我吃得更起勁了,將整根塞進了嘴裡,抽出,再塞進去。有時我抓在手裡,用舌頭重重的懲罰那不老實的龜頭,看它漲到不能再漲,期待著它爆裂開來散發出億萬種子。老公伸出手摸著我光裸的肩膀,那人也發出了喘氣聲,歎息著、呻吟著。

「喜歡它嗎?」老公輕輕問到。我含著沒法回答,又不捨得吐出,只能邊含著邊點頭,然後在心中喊著:「我好喜歡!好喜歡!」他的蛋蛋是這樣柔軟,我可以感覺在那肉袋裡裝得是什麼,那就是我所要的,男人魅力的源頭。

眼前所有一切都在啃噬著我,心底好癢,好癢。「你要不要干他?我要你幹他,干死他!」老公在我耳邊呵著氣邊說著,那溫暖的氣息弄得我簡直是要瘋了,從我的下體開始瘋起。

我要,我當然要,我要用自己的BB來干死這根粗到不行的大棒棒!干死這根不乖的大棒棒。吐出了棒棒,我推倒那人,一秒鐘我都無法等待,那感覺空虛的BB需要用棒棒來填補,然後我迫不及待的騎了上去……我先是抓住那根跳動著的大棒棒,望著老公,而老公正對著我微笑,我坐了下去。這次棒棒是沒有帶套套,因為我腦子裡已經一片空白只有那大棒棒。

好滿,真的好滿,感覺那根全世界最粗最大的棒棒就要刺進我肚子裡了。我大叫著,瘋狂的上下擺動著,把我剩下最後一點力氣都用出來了。抬起了臀部,然後重重的放下,每一次都干到我的最裡面,撞到我的胸口。我不知道做愛竟然能有這樣舒服,我好愛,希望世界此時就能停止,希望世界末日就此到臨……然後的高潮從下體湧出撞倒了我,我趴在他的身上喘著,不停喘著……

太濕了,我幾乎是坐在一大攤粘濕的愛液和精液的混合物上頭,我的陰毛跟他的陰毛混在一塊。

他的疲軟的棒棒順著我的濕滑了出來,雖然我想要把它抓回,但是我已經滿足了,不能再多了,再多一點我會立刻死掉。我發著抖,無路可出的潮水在我體內來回衝擊,完全無法制止的我一直抖著。我拖著身子爬上前吻他,捧著他的臉探尋著這陌生人的靈魂,我發現自己竟然迷上了他的棒棒。

剛剛才舔過我BB的舌現在在我口中鑽著,像條小蛇。我抱緊了他,想把自己整個人都塞進他的身子,是這樣寬大的胸膛,我要捲曲在他懷裡一輩子不要離開。

他沒放過我,攔腰抱起了我將我仰面放平,在他面前我就像是根稻草一樣無助。我把雙腿大大張開,張到我知道最大的極限,等著,等他帶著那根大棒棒來幹我,來把我幹死。他插進來時我叫了,我大叫著!哦!我挺著屁股迎向他,下體撞擊的水聲幾乎要淹沒了整個房間。我要他插,用力插,一點也不需要憐惜。

他一直插我,捉住了我的雙腿,把我整個下體暴露出來,我喜歡,我要把我最寶貴的地方給他,要他看得清清楚楚。我的BB就在那兒,隨便他要怎樣都可以,我只求他用力幹我。他插得好用力,我只知道自己不停左右擺著上身,我要自由,要得到那從來沒來過的自由。我以為剛剛的做愛已經到了極限,其實沒有,高潮又來了,一次又一次的。

我尖叫著:「幹我,我求你了」這是唯一我能的呼求,也是我唯一想要要的。然後他加快了速度,整根雞巴像是完全進到裡面,然後感覺他的棒棒在我體內一陣跳動,我知道他射了全射在我身體裡面了,我拉著他的脖子,要他壓在我的身上,想讓他的精液溶化在我的身體裡面,讓他的千軍萬馬在我體內奔騰。

他靠著床頭,而我坐在他的懷中,一面還玩弄著那可愛的鳥鳥。老公坐在我們對面……累了,大家都累了,而一切也都結束了,此時我們正彼此互微笑著。

「嫉妒嗎?」我問著老公的眼睛問道,我正坐在他身上呢,「你看他的,我真的喜歡他的,喜歡讓他插我」。

「不會!」老公將笑容收了起來正色說道,「我要妳快樂,要妳瘋,要妳得到所有一切。不然,妳為何要嫁給我呢?」

那人的又硬了起來。我轉過了身,吻著他,然後抱著他有力的脖子提起了腰。半蹲著,我用我濕透了的BB含著那堅硬的龜頭,愛液又開始流了,流過我的心頭,那龜頭在我身體裡跳著、跳著。回過頭問老公說:「那麼,這樣呢?」老公笑了笑點了點頭……

我突然坐了下去,讓整根的棒棒穿透我。停了好一會,直到我剋制助自己情緒。我緩緩仰倒在老公懷中說道:「我的BB裡正塞著別人的大棒棒!好大好大的,我BB裡面好癢,我要他幹我,讓大棒棒在我BB裡讓你看好不好……你吻我好嗎?我要你吻我!」他的棒棒頂在裡面,頂得好深,說這話時我幾乎是皺著眉頭說的。

「我喜歡別人干妳,只因為妳喜歡!」老公吻著我,就這樣我就躺在老公的懷裡,雙腿搭在那人的肩膀上,和老公一起看著他的棒棒在我的BB裡抽插著。

老公一個人在外頭,我跟按摩師兩人在浴室裡,他正抓著蓮蓬頭小心地洗著我身上每一?技》簟T謁?跪在地上摸著我大腿時,些許的感傷升了上來……分別的時候到了,他就要走了。我扶起了他,在他身上我摸索著,想要摸出一點可供憑弔的證據。他的棒棒頂在我的下腹,是那樣的暖活。

我跪在地上,吞吸吮著他的棒棒,吞到喉嚨的最深處,蓮蓬頭的水在我背上噴灑著。浴室是用雕花玻璃隔的,雖不透明卻應該可以看到裡面的影子……或許老公知道我在幹嘛,或許不知道,但這算是我第一次的外遇了。

是真的,我真的想要單獨的跟他做愛,在最私密的環境裡,沒有人打擾的情況下。「再干我一下好嗎?一下下就好!」我仰起頭求著。

他抱起了我,就這樣的懸在半空,他整根棒棒就這樣插了進來,我的雙腿緊緊地纏繞在他的腰際,雙手緊勾著他的脖子。我該感覺到怕的,但是沒有,只是依在他厚實的肩頭……然後我掉淚了。我沒出聲,默默的承受著快感,承受著一個奇遇的結束,幾乎是立即就達到了高潮。這太可笑了,但我真的認為我可以用這種方式讓他記住我,這個曾經纏繞在他身上的平凡女人。

在他收了錢將要離去,我問他要聯繫方式,於是拿出筆說要在我大腿上留下他的電話號碼。於是我撩起裙子,露出剛才還被他撫摸過的大腿,

他走後我跟老公又做了一次。我悄悄的告訴老公,我已經安排我姐去接兒子了,所以我們愛干多久就可以在這兒幹上多久。事實上我們直到第二天才離開賓館,我已經忘了那天我們來了有多少次。

事後我又單獨找了那個按摩師幾次。

在該癢的地方我還是會癢,在該被挑逗起來的地方一樣被挑逗起來,我一樣挺起腰讓他愛撫著我。感覺這人除了比老公強壯,舔著下體的舌頭比老公靈活,愛撫時比老公有耐心,好多細膩之處都會讓我感動,在一次次的高潮中我感覺到了幸福。

要是沒有老公,我知道我永遠無法體驗別的男人,再偉大、再帥、再溫柔、技巧再好的男人都一樣。他們或許能讓我舒服,讓我哭喊,讓我瘋狂,但他們不過是影子,是風。該遺憾嗎?我不知道,或許可以任意跟不同人上床且無所謂才叫幸福……但我知道我不是,我只要老公!!

我是娟娟,半年多前曾順著老公去做過一次按摩,就是那種帶有色情的按摩。我們結婚要四年了,性生活算是美滿……所謂美滿是很難定義的,總之就是我喜歡跟他做愛,沒有那些專家們說的退燒、厭倦或是什麼的。

而之所以會去按摩,全都是因為老公愛逛色情網站,看到一些換妻故事後就跟我在床上逗來逗去。反正就是好玩,做愛時加點幻想沒什麼不好的,也就是假裝老公不是我老公這樣。

我們是對很普通的夫妻,老公是個小主管,而我則是個再單純不過的家庭主婦。說到性,我們大概也跟天下所有夫妻一樣,彼此之間沒什麼忌諱;也就是看看A片,做愛時來點花招──性幻想或是小道具之類的,偶爾也會上網看看色情小說……老實說,我總感覺那些小說是寫給男人看的,或是男人假裝成女人寫的,都是些在真實生活裡不可能發生的事情。老公看得很興奮,但是那些故事是真是假,身為女人的我可是清楚得很。

反正就是鬧著鬧著,後來老公真的申請了個QQ,背著我在網絡上登起徵求換妻的帖子。被知道後我生了好一陣悶氣,感覺像是被侮辱一樣,這輩子我就只他一個男人,都已三十歲了還搞這種亂七八糟的花樣?老公說也就是好玩嘛!誰說一定要答應別人等等。沒料到回應者還真的一堆,只是沒真正夫妻就是,多半是一些單身的想要沾點便宜。

看了那許他們的聊天記錄說不心癢是騙人的,那段時間老公幾乎是天天要,我也感覺到特別容易興奮。只是說真的來上一段,就連老公也承認不可能如色情小說裡說的那樣簡單……婚外情我還相信一些,但是隨隨便便就來段夫妻交換,就弄些3P群交的,有那樣容易?光憑QQ裡的幾句話就選定個不認識的陌生人,誰有這膽子,美醜胖瘦等等不說,萬一對方事後勒索你該怎麼辦?跟朋友,拜託,以後不要做人了麼?

有天在床上老公神秘兮兮的說,我們去花錢按摩怎樣?這是他從聊天好友那聽來的,幾個臭男人聊天時亂扯都說是從別人那聽來的,誰知道真確不真確。當時我也沒理會他,老公這人說風就是雨,過了興頭很快就都忘了……只是這此老公就沒斷過這話題,說就是按摩按摩,又不是一定會做些什麼。

我想也是因為安全,安全永遠是女人第一考量的。有老公在身邊,按摩師又是花錢請的,賓館休息也登個記也很方便……最重要的是,我無法讓自己跟別的男人真的做愛,幻想可以,偶起念頭可以,但在真實生活裡這根本就是自殺。既然老公纏著想要,嘗鮮的心我也有的。

其實,每個女人都有這種想跟別的男人來上一段的念頭,不是因為不愛老公或性不滿足,就只是純粹的想要冒險一下。我想老公也是這樣想的,冒險是一回事,但要冒險必須在可控制的範圍內,有誰笨蛋到不帶降落傘跳下飛機?

那次我們按摩後,有半年確實讓我們的性生活達到前所未有的熱烈,但那只是個插曲,就像是你不能把A片裡的主角給撈出來一樣……。

上次的按摩我記憶猶深,雖然是難以接受但事實上是很刺激的。起初是有罪惡感,想想一個陌生男人在妳老公面前……那種事後的感覺。不過因為老公一點都不在意,反而之後每次做愛都假裝成那個按摩師,那種刺激更甚於被按摩時的感覺。所以,如果你老公夠開放的話,我勸你們可以嘗試一下,半套就好,凡事是不可以勉強的。

我沒拒絕,然後老公跑到客廳拿來報紙,這該死的傢夥竟然早已在上頭畫了一堆紅色圈圈。老公的意思是,聽說某些按摩師是男人女人都來的,所以希望能挑一下。我一點都不想參與意見,光想到要找人按摩都已經緊張到半死了 還有力氣管他的遊戲?最後老公選了個「正宗消除疲勞油壓男師」……我同意了,看起來挺正經的,起碼對他的印象是比較正經。

電話裡我聽到老公在問下午可以嗎?然後問到每節的時間、價錢、是否也幫男人按摩等等,到最後,老公竟然還問那人有做全套嗎?我在一旁急著想阻止老公的胡說八道,但是又不好出聲……感覺上對方似乎是猶豫了一下,也不知道跟老公說了些什麼。

掛了電話後我生氣了。老公好聲的解釋說,他只是想確定這按摩師是否有做半套,因為那廣告實在是太正經了……既然我好不容易答應,他可不想遇到個真正的「正宗消除疲勞油壓」男師。好吧!雖然說感覺丟臉,但反正老公喜歡,而且──老實說我有種想試試其他男人帶來的快感。

老公說這人價錢頗高,高到讓人會心痛,然後他曖昧的笑著說,要價這樣高搞不好還真有什麼本事呢!這按摩師是不算節數的,就是做到你認為夠了為止,在電話裡還一直強調著他真的是從日本學成回來的,按摩技術一流。當老公問他是否做全套時,這人沉吟了老一會,然後說這種事情要看感覺吧!要是太太到時感覺來了……

我再次警告老公,只有這樣了,別多想其他花招。

那天我還特地穿了性感透明的內衣,到了賓館,老公再次的撥電話給那人,那人也回了通電話到賓館房間確認。我先是坐在床上,但想想說把床弄亂了不好,又坐到椅上,總之心理亂得是什麼也無法思考,一動也不敢動。老公自己也是一樣,一根煙接一根煙的,弄得滿房間烏煙瘴氣,我知道他也在緊張。

門鈴響時我幾乎是蹦了起來,我慌亂的問老公我該站在哪兒?我知道這問題很蠢,但是我真不知道該站在哪裡最適合。老公聳了下肩親我一下,低低的說了聲:「我愛妳」,這句話讓我心頭的緊張去了一半,但剩下的一半依舊是讓我感覺要心臟病發了。

按摩師是個非常壯碩的人,甚至有些胖,少說有一米八吧!因為害羞低著頭,所以所以沒敢看清楚他的長相,但感覺上還好。你知道,我們女人是靠感覺看男人的,最重要的是感覺,要是感覺對了就對了。我站在離門最遠處的床角,想辦法讓自己站得自然些,努力擠出個微笑……按摩師的聲音很柔,他輕輕的問我怎樣稱呼?老公幫我回答說,就叫她娟娟吧!

他提著一個像是公事包的包包,然後從裡面掏一瓶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玩意,接著問說:「要不要先洗個澡?」

我是洗過澡出門的,但想到等下要做的事情,又感覺應該要洗個澡……現在要我面對一個男人……萬一他的意思是要跟我一起洗呢?想到這我突然感到全身發熱,幾乎是連站都站不住了。我忙著說我洗過了,剛洗的。

接著他對我做了個脫衣服的手勢,我就紅著臉先脫掉外衣褲,露出了透明內衣,我發現他和老公都不約而同地盯著我的身體看,剛剛還感覺房間裡的冷氣好冷,這時倒希望老公能幫我調強一點。我鑽進了被單裡,兩隻眼睛不知道該把視線放到哪好,耳邊只聽到老公用著不同於平時的乾澀聲音說:「 我太太很怕癢,所以……」

按摩師先表示了一下遺憾,然後又提了一下自己的技術如何如何。總之我全沒聽進去,這時我只想我該往哪看才不會失禮,或許我該閉上眼睛?不過這按摩師很有禮貌……嗯!如果你也想找個按摩師輕鬆一下的話,我建議你先在電話裡感覺一下他的態度。

「娟娟……嗯!介不介意衣服?」按摩師用著輕柔的聲調暗示著我說,「 油壓會弄髒哦!」

我躲在被單裡開始脫掉胸罩,在脫內褲時我遲疑了一下……倒不是遲疑該不該脫,既然到了這人家也來了,沒道理不脫的。我想的是,在薄薄的被單外應該可清楚看到我的動作,要怎樣脫才能優雅呢?老實說,到現在我都不知道我脫得是否優雅。

雖然是蓋著被單,但我已全裸,那種感覺──怕、緊張、興奮都有。但是這被單,只需要輕輕一掀就……老公過來接過我的內衣,在我臉頰上親了一下後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翹著二郎腿又開始抽煙。

這時按摩師也開始脫衣服了,他解釋說是油壓,所以他也要脫。讓我放心的是,他沒脫光,還留下了一條小小的內褲。我並沒剋意的去注意,但還是瞄到一眼,他的屁股很小,跟身材搭配起來感覺很有力量。至於那地方……感覺鼓鼓的,和老公的沒有什麼兩樣。

然後他要我翻過身子。我翻過身子趴著臉壓在枕頭上,不用望著他讓我感覺到好過了些。然後我心想,這個死老公現在在幹嘛,看著自己老婆被別人隨便摸嗎?到底這是我在享受,還是他在享受?按摩師慢慢的掀掉了被單,隨著被單的移去,皮膚接觸到了屋裡的冷空氣,這提醒了我,我的軀體已毫無保留 的呈現在一個陌生男人眼裡……

我猜這不是真的油壓按摩,只是乳液而已,乳液倒在我的身上好涼。 「妳的身材真好,皮膚這樣白,妳老公好有福氣!」

按摩師的聲音很輕,他低聲說話讓我感覺自己正背著老公做著什麼不得了的大事,但其實房間很小,我知道老公是一定聽得到的。他的讚美雖然可能只是一種職業習慣,但聽到耳朵裡就是舒服,羞澀感開始消失。我說過,女人是靠感覺活著的。

他先是按摩著我的肩膀,非常溫柔,邊按摩還邊在我耳邊問這樣會痛嗎?會不會太用力?剛剛的緊張已經開始消除……真的很舒服,舒服到我忘了自己身邊有個只穿著內褲的男人,舒服到忘了自己身無寸縷,舒服到快要想睡了…

就在我精神放鬆之時,按摩師的手開始下移,移到我的背。按摩我肩膀時還好,但往下我就開始癢了……我真的是個很怕癢的人,每次我要是生氣或是鬧情緒時,老公就會用呵癢這招來對付我。老實說,我還真不知道我身子的哪一部份是不怕癢的。

雖然癢,但又不好意思說出,你知道女人都怕人笑的。我想我身體扭了一下,這人也是老道,那麼輕微的動作都讓他給發現了。他低聲問我:「會癢?」我輕輕的「嗯!」了一聲。他的聲音真的很溫柔,而且心又細,原本的羞澀感幾乎沒了,剩下的只有信任,就像是我對老公的信任一樣。當然,一大部分也是因為我是趴著的,似乎只要能把臉藏著就增加了不少安全感。

他的手繼續一邊按著一邊慢慢往下移,到腰部時我「嗤!」的一聲笑出來了,在聽到我的笑聲後他也笑了,於是整個房裡的緊張全都消失了。這是種很特殊的體驗,當你暴露了自己的缺點而發現對方並不在意你的缺點時,兩人的 關係會立刻拉得很近。於是我告訴他我怕癢,腰尤其不能碰……跟他說話是很自然的一件事情,就像是我告訴我的美容師我希望吹怎樣的髮型一樣。這種輕鬆只維持了一秒,因為他的手離開了我的腰滑到了我的臀部時。

他並沒心急的想做些什麼,先是在我臀上倒了些乳液,然後開始搓揉著。有幾次我感覺他就要碰到我的陰部了,是那麼的接近,但像是不小心滿懷著抱歉一樣,立即又離開了。我知道他終究會摸到那兒的,但還是感覺會怕,有些事情是你永遠也無法成為習慣的。

在緊張卻又期待的心情下,他的手卻已離開了我的臀部又往下移了,一方面有點失望他放棄開始幹什麼「正事」,一方面又開始擔心腿上的癢神經太敏 感,這人突然開始輕揉我的腳,然後說:「妳的腿好美,又白又細,真的好美 ……」我知道他是真心的,最起碼我感覺是,感覺就是我生命理的全部。

接著他開始吻我的腿,還扶著腳背去撫弄他的臉頰 ,像是發現了什麼世界最美的珍寶……一開始我抗拒的想要抽回,沒有人親過我的腿,也沒人稱讚過我的腳,或許我爸媽有,但起碼我有記憶後就沒了。他沒像剛剛按摩時那樣放過我,將我拉了回去,親吻著,我感覺到他的舌頭在腳趾間鑽動……

不是生理上的那種快感,而是一種心理上的感動,我幾乎有想哭的感覺。這是第一次有人親吻連我自己都從沒注意過的地方。

有人說女人是被開發出來的,我告訴你,這句話真的是百分之百的真理。從第一次牽手,到與老公的初吻、愛撫,我還記得第一次摸到老公棒棒時的那種驚嚇。女人很少知道自己要什麼,或不要什麼,需要有個好男人來牽引。我們不像男人那樣粗魯,女人是像貓一樣獨立的動物,我相信沒有兩個女人對性的感覺是相似的,任何你能找到的性教育書籍至少都有著三分之一以上的謬誤 。

時間像是過了有一世紀久,我完全陷在一種感動的情緒中,甚至沒注意到他的手來到了我的股間。等他觸到我下體時我才發現到他的手好大,雖然大卻是細膩的。他並沒直接侵犯那最隱秘處,只是在大腿間來回撫摸,偶而不經意似的碰觸到股縫間又立刻移開了,似有似無的。我感覺全身都要鬆了,散了。這一切依舊不是快感,但卻知道他在摸我,這個溫柔的男人正在摸我……

他的手慢慢的覆蓋在我的陰部,完完全全的覆蓋而又緩緩的揉動著,像是個守護神一樣。過了好一會,他的手指探測似的開始在縫隙間裡裡外外的遊走 ,突然他探到了我最敏銳的陰核,就這樣輕輕的帶過一下。那一瞬間我「嚶!」了一聲,我知道我不該叫的,但我就像是艘原本漂蕩在溫柔的海洋中的小船 ,突然間的一聲雷擊……

我發現我早濕了,他的觸摸讓我感覺到在我的陰核上早沾滿了愛液,他的手指輕鬆的在其上滑走撥弄著。我全身的肌肉都被喚醒,控制不了的,我拱起了臀部,但他依舊是那樣的溫柔,不急躁也不擔心,第一次的快感是慢慢來的

除了緊抓著床單外我什麼都沒辦法,這如潮的快感始終無法退去,不是像人說的一波又一波的起伏著,而更像是海嘯,你永遠不知道它的高處在哪。他的手是那樣輕,深入我下體是那樣的自然,我能聽到我下體的水聲,有如海浪 拍擊著礁石……我能忍著不出聲音,但是身體卻沒辦法,我想要翻滾,想要躍起,但是身體卻是向下的,一股無力感升了起來,除了盡量將臀部抬高迎向外我毫無辦法。我想我就要哭了,或許我已經哭了……只他的溫柔仍是不肯放過我。

我不知道自己能有這樣多水,就像是決堤般的一發不可收拾。其實不需要做愛,也不需要任何動作,現在我坐在這回憶起當時下體發出的那種淫蕩聲,整顆心就會像是要爆炸一樣,臉龐也紅 的像是蘋果。

然後他的手離開了,頓時間我感覺整個人一下空了起來,手也離開了床單 。我想要不是有床單讓我抓著,我早就要尖叫了起來,用我全部的力氣叫著。

他把我轉了過來,這人力氣好大,就像是天神一樣,在我毫無感覺情況下輕輕地將我抬起翻了過來。側過頭我正好望到老公,我看不清楚他的臉,但卻知道剛剛的一切他全盡入眼底。老公依舊是叼著煙,維持著剛剛的坐姿。

不知道是羞愧還是興奮,有種情緒佔滿了我的胸膛。我的男人正看著我被人玩弄,而我卻不知羞恥的得到高潮……在老公那我感覺到一股愛意,我知道他愛我這樣,愛我將自己最真的一面放縱出來。不過很難,我只能將我的情緒轉向床單,這時我才發現自己的手指好酸。

整個人靠了過來,趴在我的胸前吻著我的乳頭,摸索著。他輕輕的在我的乳房上撫摸,不時的輕撫我的乳頭,我的乳頭也很敏感,他每摸我乳頭一次,我的全身就顫抖一次,就像我老公射精時全身發抖一樣。

他的臉靠了過來,一張樸質的臉龐,帶著些許風霜。我突然有種想要吻他的衝動,但實在太傻了,不是嗎?

他輕咬著我的耳垂……天啊!沉重的呼吸聲在我耳邊響起,我感覺整個人都暈眩了。就像是被抽離靈魂的破娃娃一樣,我身體已然消失了,剩下的只有那呼吸聲,厚重的呼吸聲……暈眩感持續著,像是漣漪一樣散開,又重新開始,不斷的擴散著。這人找到了我的弱點,最弱的弱點,他除了告訴我我的腳很美外,還找到了我最脆弱的地方。

「喜歡嗎?」在我耳邊他呢喃著。無法控制的,我說了:「喜歡!」我想我還保有了一絲理智,要是這人是老公的話,我就要重重的摟住他大聲的說:「我愛你」了。

我可以感覺到他下體在我腰間蹭著,很硬……我想他是故意的,或許他想要我?正想到這時他一手伸向我的下體,一手輕撫著我的頭髮,說:「妳好美,真的好美……有人告訴妳,妳很美嗎?」

然後撫摸我頭髮的手離開了,他溫柔捉住我的手,去碰了一下他的下身,隔著那條小小的內褲。是因為嚇到吧!這是我第一次碰到除了老公之外其他男人的下身,我從所有的夢中驚醒了過來,立刻縮回了手。他也沒強迫我,轉移開了身子,輕輕推開我的雙腿,開始親吻我的下身。

那是一種羞恥加上快感的融合,我仍試著收了一下雙腿而成為半開半合的模樣,然而他輕輕的就把我的雙腿又完全的推開到了兩邊,整個的陰部就這樣張開在個陌生人的眼前。他的舌頭在我陰核上打轉,心底的感覺卻是一波又一波。隨著高潮,本來仍微微用力的腿徹底的放鬆打了開來,我迎向他,只希望更接近,更接近……然後我終於出了聲,開始放縱的呻吟著。

所有的羞恥都被丟開,我只知道我要,還要,我要他給我更多的快樂。我不知道我叫了「我愛你」沒,但我想我至少叫了「給我,再給我……」真的不是因為他舔得有多美,而是因為我打開的腿,我正打開雙腿迎接著這個男人。

我累了,氣幾乎要喘不過來……他又回到了我的耳邊。不斷交叉著的快感,各種不同的快感,隨著他的親吻我什麼都忘了……我不知道自己是為什麼伸出了手,從他內褲裡掏出了棒棒。

起先我只是輕輕摸著,感覺他的硬挺,感覺那棒棒的跳動、棒棒的粗壯。慢慢的我開始瘋狂起來,不故一切的搓揉著,我腦子裡只想搓到讓他射精,射出好多好多的精液。

他的手終於插進了我的下體。隨著他手指的動作,我越來越是興奮,也感覺到他的興奮,我簡直就要瘋了,感覺自己在床上用力的扭動著我的臀部,不停的發出呻吟與喘息聲。

高潮來了,我挺起下身,幾乎是瞬間又來了一次高潮。我好累,抓不住他迷人的棒棒,也再挺不起腰了。真的好累,我不知道自己一共享受了多少次高潮……我好想吻他,但這是不行的,我知道這是不行的。

似乎是時間到了,還是他認為我夠了?事實上我也是滿足了,雖然這種滿足不是插入式的完美滿足。但我知道等等我有老公,我會要老公插我個一次或是兩三次,等這個按摩師走後,老公要是不肯我會強暴他的……但此時,我腦子裡全都是按摩師棒棒的影子。

我知道老公過來了,我閉著眼不敢看他,無論怎樣,我畢竟在他面前做了這樣多丟臉的動作。老公低頭問我要不要全套……我不知道,我知道我該說不要,但是我腦海中該死的就是想著剛剛還在我手中的硬挺。這該死的男人正在考驗我,但是我完全沒法拒絕,我該死的就是說不出不要。老公又問了一次,我沒回答,因為我說不出口要,但更說不出口不要。

我不知道老公跟按摩師做了什麼動作,他們沒開口,我猜想應該是用搖頭或是點頭?我側過身閉著眼背著他們,雖然激情依舊,但是我不敢看到老公,也不願意再多看那按摩師一眼,怕自己會忍不住說要。

老公又回到了床前,他開始吻我,在我耳邊說:「娟娟!我愛妳,妳真的好棒!」就在這時,我發現按摩師從下方趴到了我的身上……他先是用手撥開我的腿,一樣的溫柔輕巧。我的腿不是沒有為他開過,但這次不同,這次他將會用他那根……老天爺!他龐大的身軀壓了上來,我感覺好害怕。

然後在吻了下我之後老公退了開來,遺棄了我。我好怕,真的要這樣,這樣子對嗎?他開始親我的乳頭,吻我的耳垂,然後我什麼都不知道了。我只知道他的棒棒在我陰核上磨著,一直磨。我知道我濕了,甚至我可感覺自己的BB在那張開、等待、盼望著,我的身體準備好了,而那根我愛死的棒棒也準備好了,但是…… 我轉過頭,老公在那一直抽著煙,不知道是抽第幾根了。…. 昏亂中我想到了我跟老公的第一次,以及以後,以後的以後。瞬間到底有多長?我只知道在那瞬間,我與老公的所有一切像是閃電般的整個現過我的心頭,是那麼的清晰,那麼的令人依戀。我好愛他,他是我唯一的男人,我知道我愛他,但卻從沒發現自己愛得有樣深,對我來說,老公的重要遠超過世間所有一切的總和。

當那人插進來時,我可以清楚的感覺到下體被一股力量突破了,一根硬挺的大棒棒就這樣從BB口插了進來。我感覺到一股絕望,甚至是傷心,我的唯一性失去了,從此再也沒有任何驕傲……我轉過了頭朝向牆壁那頭,不想望著老公,心想就此死了算了,除了那面貼滿著庸俗壁紙的牆,我什麼也不想看。

沒有任何借口,我已經失去了我的貞操,此時正有根完全陌生的棒棒在我下體任意進出著──下體被手指插入我還能自我安慰、解釋,但現在進來的是根棒棒,會射出讓人生出孩子的精液,是老公以外男人的棒棒……要不是因為禮貌,我想我真的會推開這人衝進浴室,把所有委屈給吐出來,然後永遠都關在裡面直到老死。

這也就是我為何會勸想嘗試的人適可而止就好,做半套真的夠了,足以讓妳爬上前所未有的顛峰,足以讓妳滿足所有的幻想。

這種被陌生人插入的感覺真的很爽,就像是被脅迫的強暴,雖然是自願但還是像強暴,被硬插。當然,這是要看運氣的,也就是說,有沒有一位真正愛妳的男人願意陪妳…… 沒有任何感覺,雖然下體的水聲依舊響著,也能感覺到那根我剛剛還迷戀的棒棒在我體內抽插。但做愛這種事情不光只是溫柔就夠了……。正當我要掉下眼淚時,老公來到我的身後輕柔的摸著我的頭髮,把我的頭轉了過來。老公望著我,望了大約有一千年之久,沒說任何的話……然後他開始吻我。

從來沒有這樣吻過,就像是生離死別一樣,你知道那種用上全部生命去接吻的感覺嗎?在老公吻中我感覺到一股足以焚燒掉天地的強烈嫉妒,還有害怕,以及那無邊的慾望……我分不出哪種感覺多些,但我知道這一切的總和就是愛了,除了愛沒有什麼能夠這樣。沒有管那人的動作,我抱住老公用力的吻著,要他知道我不會再讓他離開了。下體一個陌生的棒棒依舊是溫柔的插著,那種感覺特別的新鮮!

突然間老公推開了我,我從沒見他脫衣服有這樣快過,就像是再晚一些就要世界末日了。他的棒棒幾乎是從內褲裡跳出來的,又紅又亮,那圓潤的龜頭召喚著、呼喊著我。

我的慾望復活了,我吞下了老公的棒棒,用力吸著,用舌頭在龜頭上旋轉繞著。我要它在我嘴裡,要它舒服,要把我所有一切都交給這根我永遠愛著的棒棒。嘴裡含著老公的,下體又插了另一根棒棒,我知道這就是人家說的3P了。但是這是嗎?因為這時我的腦中有的只有老公,雖然下體開始傳來快感,但是我認為那都是老公帶來給我的,是那根含在我嘴裡的棒棒。

可是才一分鐘不到,老公往後一縮,將那屬於我一個人的棒棒從我嘴中抽出,全自動的反應我伸手想要去抓,老公卻往後退了一步。我什麼都不知道, 我知知道我要他的棒棒,要吃掉它,要它在我永遠嘴裡不要離開,我急的掉下了眼淚。老公立即趴了上來吻我的臉,抹掉我的眼淚,但我知道他刻意將下身離的我遠遠。 大概是怕那人聽到吧!他很小聲的說:「我不行了……」

那人一反剛剛的溫柔開始出力了,而老公吻著我的耳垂,在老公愛的包裹下,剛剛的羞愧感已然消失。不過他插得真的是很舒服,非常舒服,但顯然比剛剛用手愛撫差了很多。

兩人幾乎是同時離開我的。他將棒棒抽出時我時我幾乎沒注意到,我只發現到老公離開了我,失望的情緒籠罩著我,像是做愛到一半突然必須去接個電話一樣。我的失望是因為老公不再親吻我的耳垂了,與那人是不是繼續插我毫無關係,我甚至想要老公付錢趕快打發那人離開,然後只有兩個人窩在這床上好好的做上一百次。

老公輕輕拍了我一下,我知道他是要我翻過身子,我聽他的話轉了過來,我永遠都聽老公的。然後我感覺老公扶著我的臀部,我知道他是要我抬高,要從後面進來,這是他跟我都最喜歡的姿勢。我喜歡這樣,只要是老公喜歡的我都喜歡……這時我好想老公的大棒棒,要他用力插我,不停的插直到把我插死,我好想要,立刻就要。

我好想要,老公的棒棒好硬,就這樣頂著我,塞得滿滿,連心也給塞得滿滿。只是老公沒動,就停在當老公棒棒刺進我BB時,那感覺是完全不同的,就像是一股熱流灌了進來,從我BB深處直貫到腦門,四肢百骸全都酥了、軟了。我低呼了一聲,就 是這個……不需要用眼睛看就熟悉的硬挺,用直覺就能感覺到的愛。老公沒動,不需要動我就感覺要滿足了,要是動起來我可能會立即達到高潮。

我心喊著:「老公你動動好嗎?我裡面好癢,你為何不肯插我?」那人這時來到了我的臉前,跪著,輕輕地扶著我無力的頭溫柔的問道:「舒不舒服?」,我幾乎是嘶喊 著說:「舒服!插我!插我好嗎?」

我知道老公不敢動的原因是他撐不住……這時形勢變了,變成按摩師在看我跟老公做愛,看著老公的熱紅的棒棒就這樣挺進了我的BB。這又是另一種感覺,被陌生人窺視的感覺,這感覺讓我更熱了,更想要老公用力的插,毫不留情地。

僵持著,偶爾老公會插弄一下,那時我的神經就像被火燙了一下……那人只是輕撫著我的發,輕輕摸著,什麼都沒有做。他的套套已經褪下,鳥兒正垂著,完全不像之前那樣宏偉。不是全然的縮小,長度還維持著,只是軟了,兩顆蛋蛋脆弱無助的懸掛在那。

很多人以為女人喜歡硬挺活跳跳的棒棒,但卻不知道,剛做愛完,正休息時的棒棒更是讓人心生愛憐。女人愛軟弱的小動物,就像是我喜歡老公親我乳房,感覺到一種母性從心中升起。這時我對這兩顆下垂的蛋蛋也有著同樣樣感覺,這人雖然生得壯碩,但卻有著這樣脆弱的地方,讓人想要吻它。

我努力想將屁股伸向後方,雖然老公大概是控制住了,但還是不像以前那樣大力的給我,只是輕柔的慢慢插弄著。越是得不到,越是激起了我的慾望,心底急的像是被塞了塊大石頭。那人開始撫摸著我的乳房,吻著我的耳垂,喃喃的讚美著我的胸部……

老公開始動了,他邊插邊喊著:「吃他的,娟娟,你吃他的。」雖然並不像以前那樣猛勇,但頂的卻比以前舒服上好幾百萬倍。老公的棒棒插著我,把我頂著前後晃著,頂得我好難過。爆炸了,眼前像是出現了七彩霓虹一樣,來了,我知道來了,老公把我插到了頂端,靈魂都被插了出來。

是的,我想要吃他的棒棒,在心底我吶喊著,我要吃,我要吃!那人將身子挺了起來,棒棒就在我的眼前,只是我張著口怎樣都含不到,我的身體在衝刺中飄搖著……我能做的只是抓住,但連抓住都這樣難,我必須一手支著身子 另只手握著他的棒棒,那棒棒在我手中迅速的硬了起來,好硬,比全世界的棒棒加起來都要硬,像根燒紅的大鐵棒……只是我吃不到。

「喜不喜歡?」那人呻吟了一聲問我,「喜歡嗎?」毫不思索我大聲叫道:「喜歡!」我已經忘了什麼叫羞恥,只是拚命的叫著,尖叫,想把所有的慾望都叫出來。要是不叫的話我會死,老公的棒棒頂到了底,頂到我感覺裡面要破了。老公的力道更強了,高潮疊著高潮,我已經看不清楚眼前握的是什麼,我什麼都要,我想我已經瘋了。

撐不住了,我放下了那根棒棒,就讓它在在我的眼前晃著……好黑,黑的精亮,它正在叫我滿足它,叫我讓它爆炸,射得我滿頭滿臉。我知道的,我聽到那由亮的棒棒在呼喊我,隨著老公抽送他那根棒棒打著我的臉,是那樣的美,我好想吃它,吞進去……

我喊道:「棒棒,大棒棒!」那棒棒就在我眼前,老公的棒棒正在插我。 「什麼?」老公像是沒沒聽到一樣吼著。「棒棒!大棒棒!」老公的速度越來越快,我知道他就要射了,他會用好多的精液灌滿我的BB,淹滿它。高潮佔滿了我,我的眼前還有一根又粗又硬的大棒棒在搖晃著,我大聲叫道,「是大棒棒,好大的大棒棒!幹我,我要大棒棒干我……」

在日常生活,或是腦海中,我想我都是個保守的女人。其實我猜大部分女人都跟我一樣,對於男人或自己身體器官都有些專屬的可愛暱稱,比如我喜歡稱老公的那裡為「棒棒」……喔!軟的時候我稱它為「鳥鳥」。偶爾在外頭,比如市場裡,要是聽到有人口出髒話,心底立即會生出一種極端的不舒服感。我想這應該是後天教育帶給女人的約束吧!

是老公帶我進入到這種浪言浪語世界的。起初我不肯,後來勉強學著,開始時是越學越糟,一面做愛還得一面思索著要說怎樣的話才對,弄到連腿都不知道該放哪了。直到有次老公搞到我舒服到要死,老公一面興奮一面叫我喊,突然在沒經思考下,那些浪言浪語就自然而然的泉湧而出……

真的!當妳不顧一切大聲把那些禁忌給喊出時,所有規矩就都沒了。

但,除非是老公喚我,命令我,而正巧我也進入了即將高潮的熱烈情況中 ;正常情況,包括做愛時我都不會想到這些不是好女人該說的句子。現在寫這 些只是為了記錄當時情況……不過此刻,正敲著鍵盤的我真的是融入了,藉著這些文字放縱自己,感覺那種全無禁忌的自由快感。老公在最後一秒才抽出來,濃燙的精液射在我的背上,像是一道火箭一樣 ……我好失望,他知道我平時都吃藥的,為了他吃那些會讓我頭痛、噁心的避孕藥,而這一切只是因為我愛他射在裡面,用愛來浸滿我。

我整個人趴了下來,喘著氣,感受著老公在我身後用面紙輕拭著,帶著柔情。那人的棒棒,不!粗壯的大棒棒橫在我的眼前,還維持著那該有的硬挺…… 雖然累了,但感覺還沒有滿足,股間留下老公離去後的空虛。我想我真的是放開了,依持著老公的愛我什麼都敢,而且最重要的是,老公喜歡我這樣浪,老公要我丟棄一切的羞恥去享受所有此刻能抓得到的。

我伸出了手開始摸著,只是輕輕的摸弄著,不是刻意,只是這根硬梆梆的大棒棒正巧就在我的眼前。先前沒很注意,但現在才注意到他跟老公的棒棒真的不同,雖然不同卻是同樣的可愛。他的後端略微粗些,尤其是那倒三角錐形的龜頭更是好玩,像是一根會插人心頭的利矛。

不知從哪來的力氣,我微撐起上身,仰起頭湊上前吻了他的龜頭!沒真敢吃,只是用舌頭在他龜頭處繞著,輕輕的接觸著。這時我感覺到他的龜頭在我舌間跳了兩下,就像是個獨立活著的小生命一樣……真的好美,男人最美的地方就是這了。我忍不住的整口含住,感覺它在我的嘴裡悸動著,那最美最美的龜頭似乎又漲大了些許。

老公臥在我的身邊,含笑的望著我。我知道他要看著我吃,才剛熄滅的情慾火焰再次在他眼裡燃起。於是我吃得更起勁了,將整根塞進了嘴裡,抽出,再塞進去。有時我抓在手裡,用舌頭重重的懲罰那不老實的龜頭,看它漲到不能再漲,期待著它爆裂開來散發出億萬種子。老公伸出手摸著我光裸的肩膀,那人也發出了喘氣聲,歎息著、呻吟著。

「喜歡它嗎?」老公輕輕問到。我含著沒法回答,又不捨得吐出,只能邊含著邊點頭,然後在心中喊著:「我好喜歡!好喜歡!」他的蛋蛋是這樣柔軟,我可以感覺在那肉袋裡裝得是什麼,那就是我所要的,男人魅力的源頭。

眼前所有一切都在啃噬著我,心底好癢,好癢。「你要不要干他?我要你幹他,干死他!」老公在我耳邊呵著氣邊說著,那溫暖的氣息弄得我簡直是要瘋了,從我的下體開始瘋起。

我要,我當然要,我要用自己的BB來干死這根粗到不行的大棒棒!干死這根不乖的大棒棒。吐出了棒棒,我推倒那人,一秒鐘我都無法等待,那感覺空虛的BB需要用棒棒來填補,然後我迫不及待的騎了上去……我先是抓住那根跳動著的大棒棒,望著老公,而老公正對著我微笑,我坐了下去。這次棒棒是沒有帶套套,因為我腦子裡已經一片空白只有那大棒棒。

好滿,真的好滿,感覺那根全世界最粗最大的棒棒就要刺進我肚子裡了。我大叫著,瘋狂的上下擺動著,把我剩下最後一點力氣都用出來了。抬起了臀部,然後重重的放下,每一次都干到我的最裡面,撞到我的胸口。我不知道做愛竟然能有這樣舒服,我好愛,希望世界此時就能停止,希望世界末日就此到臨……然後的高潮從下體湧出撞倒了我,我趴在他的身上喘著,不停喘著……

太濕了,我幾乎是坐在一大攤粘濕的愛液和精液的混合物上頭,我的陰毛跟他的陰毛混在一塊。

他的疲軟的棒棒順著我的濕滑了出來,雖然我想要把它抓回,但是我已經滿足了,不能再多了,再多一點我會立刻死掉。我發著抖,無路可出的潮水在我體內來回衝擊,完全無法制止的我一直抖著。我拖著身子爬上前吻他,捧著他的臉探尋著這陌生人的靈魂,我發現自己竟然迷上了他的棒棒。

剛剛才舔過我BB的舌現在在我口中鑽著,像條小蛇。我抱緊了他,想把自己整個人都塞進他的身子,是這樣寬大的胸膛,我要捲曲在他懷裡一輩子不要離開。

他沒放過我,攔腰抱起了我將我仰面放平,在他面前我就像是根稻草一樣無助。我把雙腿大大張開,張到我知道最大的極限,等著,等他帶著那根大棒棒來幹我,來把我幹死。他插進來時我叫了,我大叫著!哦!我挺著屁股迎向他,下體撞擊的水聲幾乎要淹沒了整個房間。我要他插,用力插,一點也不需要憐惜。

他一直插我,捉住了我的雙腿,把我整個下體暴露出來,我喜歡,我要把我最寶貴的地方給他,要他看得清清楚楚。我的BB就在那兒,隨便他要怎樣都可以,我只求他用力幹我。他插得好用力,我只知道自己不停左右擺著上身,我要自由,要得到那從來沒來過的自由。我以為剛剛的做愛已經到了極限,其實沒有,高潮又來了,一次又一次的。

我尖叫著:「幹我,我求你了」這是唯一我能的呼求,也是我唯一想要要的。然後他加快了速度,整根雞巴像是完全進到裡面,然後感覺他的棒棒在我體內一陣跳動,我知道他射了全射在我身體裡面了,我拉著他的脖子,要他壓在我的身上,想讓他的精液溶化在我的身體裡面,讓他的千軍萬馬在我體內奔騰。

他靠著床頭,而我坐在他的懷中,一面還玩弄著那可愛的鳥鳥。老公坐在我們對面……累了,大家都累了,而一切也都結束了,此時我們正彼此互微笑著。

「嫉妒嗎?」我問著老公的眼睛問道,我正坐在他身上呢,「你看他的,我真的喜歡他的,喜歡讓他插我」。

「不會!」老公將笑容收了起來正色說道,「我要妳快樂,要妳瘋,要妳得到所有一切。不然,妳為何要嫁給我呢?」

那人的又硬了起來。我轉過了身,吻著他,然後抱著他有力的脖子提起了腰。半蹲著,我用我濕透了的BB含著那堅硬的龜頭,愛液又開始流了,流過我的心頭,那龜頭在我身體裡跳著、跳著。回過頭問老公說:「那麼,這樣呢?」老公笑了笑點了點頭……

我突然坐了下去,讓整根的棒棒穿透我。停了好一會,直到我剋制助自己情緒。我緩緩仰倒在老公懷中說道:「我的BB裡正塞著別人的大棒棒!好大好大的,我BB裡面好癢,我要他幹我,讓大棒棒在我BB裡讓你看好不好……你吻我好嗎?我要你吻我!」他的棒棒頂在裡面,頂得好深,說這話時我幾乎是皺著眉頭說的。

「我喜歡別人干妳,只因為妳喜歡!」老公吻著我,就這樣我就躺在老公的懷裡,雙腿搭在那人的肩膀上,和老公一起看著他的棒棒在我的BB裡抽插著。

老公一個人在外頭,我跟按摩師兩人在浴室裡,他正抓著蓮蓬頭小心地洗著我身上每一?技》簟T謁?跪在地上摸著我大腿時,些許的感傷升了上來……分別的時候到了,他就要走了。我扶起了他,在他身上我摸索著,想要摸出一點可供憑弔的證據。他的棒棒頂在我的下腹,是那樣的暖活。

我跪在地上,吞吸吮著他的棒棒,吞到喉嚨的最深處,蓮蓬頭的水在我背上噴灑著。浴室是用雕花玻璃隔的,雖不透明卻應該可以看到裡面的影子……或許老公知道我在幹嘛,或許不知道,但這算是我第一次的外遇了。

是真的,我真的想要單獨的跟他做愛,在最私密的環境裡,沒有人打擾的情況下。「再干我一下好嗎?一下下就好!」我仰起頭求著。

他抱起了我,就這樣的懸在半空,他整根棒棒就這樣插了進來,我的雙腿緊緊地纏繞在他的腰際,雙手緊勾著他的脖子。我該感覺到怕的,但是沒有,只是依在他厚實的肩頭……然後我掉淚了。我沒出聲,默默的承受著快感,承受著一個奇遇的結束,幾乎是立即就達到了高潮。這太可笑了,但我真的認為我可以用這種方式讓他記住我,這個曾經纏繞在他身上的平凡女人。

在他收了錢將要離去,我問他要聯繫方式,於是拿出筆說要在我大腿上留下他的電話號碼。於是我撩起裙子,露出剛才還被他撫摸過的大腿,

他走後我跟老公又做了一次。我悄悄的告訴老公,我已經安排我姐去接兒子了,所以我們愛干多久就可以在這兒幹上多久。事實上我們直到第二天才離開賓館,我已經忘了那天我們來了有多少次。

事後我又單獨找了那個按摩師幾次。

在該癢的地方我還是會癢,在該被挑逗起來的地方一樣被挑逗起來,我一樣挺起腰讓他愛撫著我。感覺這人除了比老公強壯,舔著下體的舌頭比老公靈活,愛撫時比老公有耐心,好多細膩之處都會讓我感動,在一次次的高潮中我感覺到了幸福。

要是沒有老公,我知道我永遠無法體驗別的男人,再偉大、再帥、再溫柔、技巧再好的男人都一樣。他們或許能讓我舒服,讓我哭喊,讓我瘋狂,但他們不過是影子,是風。該遺憾嗎?我不知道,或許可以任意跟不同人上床且無所謂才叫幸福……但我知道我不是,我只要老公!!